您好,欢迎光临江都农村商业银行! 手机银行|客户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员工风采 > 正文

一回扬州梦

2017-07-24 11:35:40|阅读:| 高徐支行 周爱香
在这里,扬州,乡村的早晨总是清凉充满着生气。我走在去农商行上班的路上。闻到了熟悉的早饭香味。不禁让我想起了从前…… 大清早,约摸四五点的样子,还没到老扬州去富春楼吃早茶的时间,我的外婆已经起来做圆

在这里,扬州,乡村的早晨总是清凉充满着生气。我走在去农商行上班的路上。闻到了熟悉的早饭香味。不禁让我想起了从前……
   大清早,约摸四五点的样子,还没到老扬州去富春楼吃早茶的时间,我的外婆已经起来做圆子了。她先把前一天晚上摘好的嫩野菜,过开水烫,去青涩味,再把它切成碎末,下锅炒。野菜的清香被高温度的油激发出来飘散在厨房里,又弥漫到房间里。这时候我就会和我表姐嗅着诱人的香气醒来,我大喊:“婆婆,今天是吃圆子呀?”外婆定会笑骂:“你们俩还不起床啊?”表姐不慌不忙的说:“要记得放干子和香菇丁哦。”“臭丫头!”没错,放了这两样更好吃。怎么说呢,只有野菜的话,滋味清新像纯洁的水乡少女,加了干子和香菇丁滋味丰腴而有层次,同时又增添了滑嫩弹性的口感,仿佛是年轻动人的年轻少妇。接下来的和面、做圆子、煮圆子是无法赘述的,因为专业性能太高了。这样的菜园子做的就像那些喜欢下午听评话喝茶水的老扬州人手中把玩的石头球那么大,而且没有裂痕,可想功夫之深。一个茶碗只能装一个菜圆子,端在眼前圆圆的、软软的、白净净的,宛如一个会散发热气的雪球,可爱极了。
   扬州是地地道道的水乡,大河小渠纵横交错,湖泊池塘星罗棋布。我妈妈从里下河的上游嫁到了它的下游,十里不同乡,百里不同俗,在奶奶家那边,人们并不喜欢吃这样的大菜圆子。上游的豆腐大都厚实弹韧,下游的豆腐软绢爽口,老豆腐适合用来做冻豆腐,听妈妈说,只需在冬天的夜里,把豆腐搁在屋外,第二天用水泡着化开,切成麻将牌的大小,与红烧肉配在一起红烧即可。文火炖肉,翻动的鲜艳汤汁仿佛过年时大红龙在冻豆腐蓬松的巷道里来回舞动,起锅时再撒上些许嫩绿的葱花,简直妙绝了。朱自清先生曾回忆在扬州和家人一起吃白水豆腐的光景,我也曾和朋友去瘦西湖边上的小饭店吃火锅,点的不是白水,毕竟白水豆腐一点赚头也没有,我们的点的是鱼汤豆腐,鱼是大河里的鲢鱼,新鲜肥美,嫩嫩的豆腐滑入汤里,乳白色的汤汁已经煮沸,豆腐宛如被汤托举着,只片刻功夫就会“啪”的炸开,比雪地里绽放的白梅还要美上几分。我们吃着吃着,外面就下起了雪,视线穿过亭台楼阁,曲廊画壁,只见瘦西湖两侧的树木都换上了摇曳动人的雪白冬装,湖中有一艘小船,雪花并不能覆盖在船上的红柱上,船儿缓缓地驶向前方的二十四桥,湖面波光潋滟,真的好想摇扇赞叹一句:只比西湖瘦啊...
   小时候,喜欢吃炒米糖,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去东关街兴许能找到。东关街是扬州最有代表的历史老街,东到古运河,西至国庆路,街面由石板铺成。它与周庄水乡的小路不同,从前就是一条水陆要冲和商业街。“轰---”炒米炸开了,炒米和爆米花的香味是不同的,爆米花里有奶油黄油,爆出来的香气袭人一般冲向四方,而炒米的是清香,是氤氲开的。放不放糖料均在自己的选择,我喜欢抓一把,合在手上,再啪一下的拍入口中,嚼啊嚼,唇齿留香。当然这种吃法太过草率,精致生活的扬州还有另一种吃法,先把砂糖烧化,把少量的生姜、陈皮和炒米混在一起,在固型的模子里浇上糖汁,“咔呲”咬上一口,先别夸多好吃,吃完再说吧!
  “早上好!”我猛然惊醒,想不到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单位。好,新的一天加油工作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