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江都农村商业银行! 手机银行|客户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员工风采 > 正文

军妈

2017-09-12 17:33:58|阅读:|安全保卫部 樊建平
军妈,当兵的妈!完整的这句话应该这样说:有孩子当兵的母亲。军妈活了应该近半辈子了,她居住的老街上没有人这样称呼过她。这样称呼她的是她的新邻居:小镇上的画家戴老师。小镇上的文人们都知道他:戴正国,江
            军妈,当兵的妈!完整的这句话应该这样说:有孩子当兵的母亲。
      军妈活了应该近半辈子了,她居住的老街上没有人这样称呼过她。这样称呼她的是她的新邻居:小镇上的画家戴老师。小镇上的文人们都知道他:戴正国,江都区美术协会副主席。军妈,自然是后来知道的,军妈不知道这官有多大,日子久了,军妈只知道戴老师的画画得很好看。
      说是邻居,戴老师不在老街上住,老街上的屋子只是他的画室。
戴老师真的是老师,作为老师,他刚退休不久。退休后的他也不闲着,逢着双休日,会有那报考美术专业的孩子来跟他学素描,学色彩。隔三差五的,也会有一帮文人朋友们来画室,谈天说地,喝酒掼蛋。应着一帮文人朋友的要求,戴老师还给自己的画室,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小天地。
     是的,戴老师是个热闹人,他不喜欢闲着。偶尔一回,酒酣耳热之后,他可能会在画室临街敞亮的画桌上铺开宣纸,挥毫作画给朋友们看。碰巧军妈看到过不止一回,军妈觉着画家就是厉害,画什么,象什么。
     画室是画画的地方,自然没有家里逸当。虽然戴老师备了碗筷酒杯,真有友来一聚时,也只是去老街上,买点冷菜热烧回来,不是很方便。特别到了冬天,这酒喝的更是少了滋味。
     军妈的屋子就在戴老师的斜对面,她的屋子也不居住。军妈也是个闲不住的人,每日里的午后,会有三五桌上了年纪的人们,去她那打麻将玩。是的,军妈的屋子当棋牌室用。
     军妈是个热呵人,见到画家文人们,时常冷酒冷菜的,便主动和戴老师说:以后有聚会喝酒,事先通知她,她来给大家忙菜。保证不挣你们的钱,还比街上的丰盛可口。
     说“打架”,军妈可就动手了。几回吃下来,来戴老师处的文人朋友们都说好,很好。偶尔戴老师会给上菜的军妈,介绍一回来的朋友们:这是啥写诗的,那是啥画画的,这边这个是个全才,啥都会……回过头来,介绍到军妈了,戴老师脑筋转得快:她孩子在部队里是个军官呢,我们就称呼他“军妈”吧!这一来,任他谁来画室,都知道,老街上有个“军妈”,人好得很,菜做得喷喷香。
     现如今,城市是越来越大了,楼房是越来越多了,人与人套着近乎,却离得越来越远了。老街走一回,小天地吃一趟,才觉着乡音不改,乡情犹在。这话不是我这假斯文会说的,这话是远方归来,去了小天地的友人讲的,我觉得恰切,便记在这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