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江都农村商业银行! 手机银行|客户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员工风采 > 正文

红楼一梦

2017-11-16 14:21:03|阅读:| 高徐支行 冯祥
残夜,月影,红楼,梦。 昨夜百无聊懒,思绪泛滥,焦躁不安,坐立不是,寂寞像是被某种不明物诱惑了一般,挣脱不得。灯光的小温馨不见了,闪耀的快要灼伤眼睛,索性关了灯,懒散在沙发上。眼睛似乎不太习惯突
    残夜,月影,红楼,梦。
    昨夜百无聊懒,思绪泛滥,焦躁不安,坐立不是,寂寞像是被某种不明物诱惑了一般,挣脱不得。灯光的小温馨不见了,闪耀的快要灼伤眼睛,索性关了灯,懒散在沙发上。眼睛似乎不太习惯突如其来的黑暗,自然地闭起,陷入另一种黑暗。太过安静总会滋生出不安,于是禁不住睁开双眼,从视觉中攫取一种安全感。眸子触碰到空气那瞬间,也触碰到了穿过小窗的月光,仿佛被电到一般,不自觉地起身,继而推门而出。月光泻了一地,那般姣好,驻足凝望,只觉月影模糊。如同被摄了心魂般,只呆呆站着,遥遥望着,好久没有这样静静地看看月亮了。间或两三只蝙蝠盘旋低空,月空仿佛交替在破损与愈合之间。月明星稀,蝙蝠浅唱,蛙声作陪,蝉鸣相伴,这样一个残夜,足以洗净一切寂寞和不安了。
    当真是立过秋了,夜也渐渐冰凉如水,不时一阵风过,凉意更甚。看了这么久,也算没有辜负如此良辰美景了,转身踱回屋里。整个人安静了下来,睡意全无,兴致颇高,随手取来案头的《红楼梦》,不经意的翻着,正巧是“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拟菊花题”。月夜读红楼,真真是赏心乐事。红楼梦中,海棠社初建成,蘅芜君一首《咏白海棠》技压群雄,“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稍稍应景而改,何如“淡极始知月更明,愁多焉得露砌魂”?这作诗,又是切题,又是限韵,又是平仄,这些个条条框框不知糟蹋了多少独运匠心,也罢,古人既有这闲情怪癖,我这个后人瞎埋怨什么。经典的力量当真不可小觑,翻了几页,便觉一下子陷了进去,欲罢不能了。这才情诗兴,结伴红尘,真是大快人心。
    不觉夜已深,纵使意犹未尽,也不能太随性了,合上书,静静躺着。不知何时如梦,乍醒时刚凌晨一点,月光越发皎洁了,真想效仿古人披衣夜行呢。这睡着睡着怎么就醒了呢,原来是那窸窣声作怪,看来我又粗心的“引鼠入室”了,唉,浪费了梦境。这一醒可好,辗转反侧,一时间难以重眠。也罢,拥被而坐,悄然思量。也知道在想什么,也许并没有想什么,又也许想的都在潜意识里了。就这样坐了一会儿,有些许倦意了,便又躺下睡了。这次入眠,是走进了一个梦,梦里一直被一个奇怪的东西咬着手,动弹不得。就这样,再醒时天色渐明,赖了会儿床,便忍不住起身去散散步了。
    现时想来,若夜间有些雨,便可留得残荷听雨声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