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江都农村商业银行! 手机银行|客户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金融动态 > 正文

银行业监管趋向细化 支持实体经济刻不容缓

2015-01-20 15:39:40|阅读:|经济参考报 |蔡颖
   今年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从2011年的平均29%降至17%左右,不仅如此,资产质量和内控管理中所暗藏的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在估值方面,银行板块整体市盈率为6 05倍,处于市场最低端,这一系列现象让外界调侃

“今年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从2011年的平均29%降至17%左右,不仅如此,资产质量和内控管理中所暗藏的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在估值方面,银行板块整体市盈率为6.05倍,处于市场最低端,这一系列现象让外界调侃银行业已迈进‘夕阳行业’。”一位国有大行研究部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业内专家普遍认为,金融危机所带来的“余震”并未过去,国内银行业仍面临短期风险暴露和中长期战略转型的双重压力。另外,以委托和信托贷款、银行承兑汇票、企业债券融资、民间借贷等构成的“影子银行”体系日渐壮大,这意味着2013年的监管复杂性和压力不小。
  2013年1月1日,巴塞尔协议III在国内正式实施。在此基础上,按照监管层的思路,明年将扩大金融监管范围,逐步把“影子银行”体系所暗藏的系统性风险纳入监管视野,同时更加强调操作风险,推动金融机构内控管理体制等改革。在监管要求上将更加细化,着重防控金融系统间的风险传递。
  
点击查看大图
 
  问题 金融机构内控能力现“短板”
  中金公司在12月24日发布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中认为,商业银行的逾期贷款爆发在上半年,在第三季度呈现出减速上升趋势,但第四季度基本保持平稳,而不良贷款的产生滞后于逾期贷款6个月,因此,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第一季度将是银行不良贷款显现的高峰期,预计明年上市银行新增不良贷款合计约920亿元。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也指出,2013年受实体经济运行、货币政策调控和金融脱媒发展等因素的滞后作用和综合影响,预计商业银行仍将面临多方面、较大的经营压力,整体景气度将继续下行。
  在此情况下,企业与银行之间的风险传递效应开始显现。被监管层所关注的是,受经济下行周期和国家产业政策调整等因素的影响,诸如船舶、钢贸、光伏、地产等已被银行列入了高风险行业名单中,处在这些行业的企业资金流动性问题,对银行业资产质量带来的考验还将继续发酵。“银行如何处理高风险行业的贷款清收是比较棘手的问题,并且,还有一些企业存在着银行给予的超额授信风险,比如对集团企业的多头授信、重复抵押风险,这值得重点关注。”银监会一内部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金融机构中内部控制缺陷开始暴露。今年上半年,金融行业内涉资千万元和亿元以上的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同比均显著增长,信贷领域案件较为突出,外部骗贷手段呈现多样化,票据领域爆发重大恶性案件,银行员工参与民间借贷、非法集资引发的案件频发。
  因此,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连续三个季度强调加强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操作风险的监管,并且,在银监会日常监管中,通过资本管理和市场准入的方式,已经将案件的防范、内控的管理和银行所有经营紧密联系在一起,一旦出现影响较大的案件,那么银行业务创新就将受到监管部门的限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认为,“金融机构本身是通过管理风险而存在的,其水平的高下就表现在风险管理能力上。在银行实际操作中,表外资产与表内资产要一样进行风险的防控,2013年重点风险防范依然包括表外风险向表内风险传递。”
  范围 监管扩大瞄准“影子银行”
  今年前11个月,社会融资总规模为14.15万亿,而人民币贷款增加了7.75万亿,这意味着其他渠道的融资作用日渐壮大。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在金融多元化发展以及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下,金融机构为了规避信贷规模控制,“影子银行”体系加速成型,没有传统银行以存款、贷款和结算为核心的业务组织形态,但却像传统银行一样提供融资、信用和流动性转换功能,而这一点正在被监管层所关注。
  根据金融稳定委员会(FSB)的定义对国内影子银行的规模进行简单测算,委托和信托贷款、银行承兑汇票、企业债券融资、信托资产再加上民间借贷的规模总计有30万亿元有余,占目前全年GDP的比重为57%,占全社会存款余额的比重为33.45%。监管层和业内专家普遍持有的观点是,国内影子银行的活动尽管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利率市场化,但同样也加大了金融系统性风险。
  “明年国内银行业如期实施巴塞尔协议III,显著提高了银行业审慎监管标准。”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表示,“首先,巴塞尔协议III大幅提高了国际活跃银行的资本要求,制定了全球统一的流动性监管指标,引入了杠杆率监管要求。其次,扩大了金融监管的范围。目前,监管层逐步开始关注影子银行体系的系统性风险,未来也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填补以往的监管空白。”
  不仅如此,“在新的监管要求中,明确了降低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道德风险的一揽子政策框架。重点对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加强风险处置制度建设,降低‘太大而不能倒’的风险。根据国内的实际情况,明年监管层将着力提高金融监管的强度和有效性。要求对系统重要性机构配置更多的监管资源,并且提出更高的风险治理和数据报送要求。”周慕冰进一步称。
  同样,尚福林也在传达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要牢牢坚守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底线。强化银行业金融机构风险意识,防范重点领域风险,确保银行业系统平稳运行。联合有关部门、地方政府完善协作机制,加强对非法集资、高利贷、骗贷等案件的防范与处置,严控外部风险传染,维护金融稳定。
  另外,“要深入推进银行业改革。切实加强银行业改革发展战略顶层设计,推动健全促进宏观经济稳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现代金融体系。加快发展民营金融机构,加快农村金融机构和地方金融机构改革。督促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快公司治理、内控管理和绩效考核等方面的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尚福林说。
  目标 防风险兼顾实体经济“稳增长”
  据悉,11月份以来,银监会内部完成了中层轮岗,银监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阎庆民不再同时兼任办公厅负责人,办公厅负责人由原银行一部主任杨家才担任,阎庆民仍兼任北京银监局局长一职。原银行二部主任肖远企出任银行一部主任一职,银行二部主任由原银行三部主任杨丽平担任,银行三部主任由原创新监管部主任段继宁出任。
  金融行业内部人士认为,在监管部门轮岗完成后,一系列严格的监管措施将加速推进,包括细化银行监事会职能的措施,以及出台和《商业银行管理办法(试行)》相配套的《流动性管理办法》等等,还包括强化金融行业信息科技风险和理财业务的监管。
  “截至2012年三季度末,银行业总资产达128万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0.95%,拨备覆盖率达到290.0%,拨备率达到2.76%;资本充足率为13.03%,其中核心资本充足率为10.58%。2012年前三季度,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9810亿元,同比增长20%。”周慕冰坦言,“不过,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中国银行业稳健运行面临一系列挑战。从短期看,外部经济形势不确定性仍然存在,国际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商业银行存在不良贷款反弹上升的压力等。从中长期看,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利率、汇率等基础性金融变量的市场化改革都对商业银行转变发展方式提出了新要求;商业银行业务和产品的同质化现象仍较为突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还有待增强。”
  中金公司分析师毛军华认为,“近期相关理财产品事件将会加快监管的步伐,比如对银行承担实质兜底风险的融资方式增加拨备计提和资本金要求,加强对操作风险的监管(操作风险的资本计提要求即将在2013年1月1日开始执行)等。”
  在明年的工作中,按照尚福林的思路,银监会系统将进一步加强重点领域风险排查,包括研究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贷款、信息科技、理财业务、影子银行等风险监管措施,同时,推动银行改进绩效考评和加快改革转型,严守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兼顾金融机构风险防控与支持实体经济稳步增长。

0